首页 »

国庆前这门课12万学生选修,听70后教授揭秘身边两弹精神

2019/8/14 8:11:42

国庆前这门课12万学生选修,听70后教授揭秘身边两弹精神

 

从原子核弹到洲际导弹,50年前的那个10月,中国“两弹”试验取得成功。当年的“两弹”离我们是否已很遥远?

 

“十一”国庆节前,来自“两弹”功勋奖章云集的中国九院一名“70后”教授,在复旦大学主课堂用他的亲见亲闻,从学习邓稼先亲笔讲义,到向“氢弹之父”汇报工作,再到为核武器插雷管的带教师傅,一个个故事告诉大学生:其实“两弹精神”一直都在科研人员身边。由于是跨校直播课,这门“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共享课程吸引了全国各地高校12万学子在线选修,创造了听课纪录。

 

▲主课堂——复旦大学谢希德演讲厅座无虚席。

 


邓稼先与导师为何都先于徒弟亲查事故现场

 

作为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流体物理研究所(九院一所)教授,汤铁钢1997年从西安交通大学力学专业毕业,来到位于四川绵阳的九院工作至今。

 

▲汤铁钢教授为青年学子授课。

 

每个来到九院的年轻人,都要专门学习大学未必学过、更为专业的内容,汤铁钢学到了老院长邓稼先亲手制订的力学讲义。当年,这位为“两弹”事业隐姓埋名的核物理学家,白天工作,晚上讲课,深夜伏案。

 

有人说,作为与钱学森一样的海归科学家,邓稼先是因为核辐射而患癌早逝。而九院人知道的真相是,邓稼先平常上厕所半小时出不来,早就发现患有痔疮,但他总是忘记自己的身体。原因很简单,看病要从戈壁回到北京,耽误不起;即使他赴京出差,也总是第一时间又赶回试验场。1985年的一天,邓稼先终于在首都会场上晕倒,被诊断为直肠癌。他一年之内接受了3次大手术,次年因大出血不治。

 

汤铁钢说,邓稼先确实身先士卒查验核事故现场,但基本防护装备与规范都在,“科学看待问题,还原真实历史”才是对前辈最好的敬重。

 

让汤铁钢更为震动的是,邓稼先这种舍生成仁的经历也传导到自己导师、原一所所长胡海波的身上。科学上的失败是成功之母,那一次当倒计时数到5左右的时候,外场事故发生了。说时迟、那时快,导师一声喝止住自己的徒弟:“你别出去”。汤铁钢似乎被导师的力量一屁股按在地上,而导师却先冲了出去。

 


烈士专家郭永怀和插雷管老师傅,都不怕死吗

 

在23位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科技专家中,有一位以身殉国的烈士郭永怀。他的故事令几代九院人感动,因为在那次从400米高空坠机的事故中,人们在玉米地里找到了他的遗骸,发现他的双手没有做什么自我保护动作,而是紧紧抱着一个机密文件包,不曾分开。钱学森曾说,“是的!就是那么十秒钟吧!一个有生命、有智慧的人,一位全世界知名的优秀应用力学家就离开了人世:生和死,就在那么十秒钟。”

 

汤铁钢说,在他身边,也有郭永怀这样的不怕死精神。比如他赴九院工作后第一位带教自己的老师傅,看似默默无闻再平凡不过,从没有跟他说起自己的那段经历。从旁人口中,汤铁钢才得知,原来他就是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插雷管的师傅。

 

最近,一个名为《塔上塔下那些事》纪录片视频在九院流传,其中就描写了雷管师傅的工作。原来,首颗原子弹采用塔爆方式,汤铁钢的师傅要孤身一人爬上悬空梯子,在百米高空插好雷管。这片风沙之地,塔上晃得厉害,很少有人有本事一口气爬上塔顶。而且,由于天气干燥,极易引发静电,干扰甚至引爆当时的核试验装置。而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师傅,就是这么艺高胆大,置之死地而后生。”

 

被学生爱称为“思政女神”的复旦马克思主义学院陈果博士此时已感慨万千,她觉得“两弹”科研人员真是用生命融入工作,用工作燃尽了生命。

 

▲陈果博士担任课程主持人。

 

面对现场400多名复旦学子,还有从中国海洋大学、华东交通大学到云南大学的天南地北选课大学生们,她说自己学的哲学,清晰记得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出身富豪之家,却为学一生、千金散尽,最终过着贫困生活。临死之前,面对家人,他告诉他们:“我度过了幸福的一生”。“人用宝贵的生命来做什么呢?如果找到一份事业比之更宝贵,值得用生命去守护,这就是非常幸运和幸福的人。”

 

▲大学生现场提问互动。

 


院士翻译专著、所长不评职称,都是舍己为人

 

“两弹”精神也是高风亮节、无私无畏。作为中青年科学家,汤铁钢清楚地忆起,自己非常有幸向中国“氢弹之父”于敏汇报工作。当时他还不到30岁,在前辈大师面前显得非常紧张。于老则不断问问题,关于实验条件、测试方法等,问得十分仔细。专业式的交流,让汤铁钢变得平静了。

 

其间,于老面对晚辈却大胆坦言,你们现在的实验结果,当年大家并没有预测到。老人家实事求是地说,那时时间紧、任务重,为了赶上进度,没有时间逐一开展验证工作,对一些内在规律还认识不足,有时只是凭经验判断,好在结果不错。如今后人以实验过程,证实科学现象,令老人家倍感欣慰。

 

“两弹人”对科学与教育的追求是终身不变的。作为九院一所原科技委主任,孙承纬院士这一代人学的是俄语,英语并不好。可为了国际学术交流,他40多岁才学英语,还赴美国访学。

 

在2003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后,孙承纬运用自己的语言能力,先后翻译了《爆炸物理学》等多本外国专业著作。汤铁钢算来,至少有4本。业内人士知道,这些专业书受众范围极小,不能靠卖书挣钱。

 

其实,孙院士的用意只是帮青年科研人员节省下看原著的时间,多点时间留做科研。汤铁钢亲眼所见,70多岁的孙承纬为了赶时间译书,请自己爱人来帮忙打字,在办公室里吃了一个月方便面当午饭。他说,在食堂排队打饭,太浪费时间了。

 

“两弹”精神代代传承至今。汤铁钢的导师胡海波是留洋海归,从莫斯科大学毕业后,就有私营企业找到他家,开出年薪5万元,而且可以带上家属一起赴俄工作。结果,胡海波婉言谢绝了邀约。其实汤铁钢知道,当年导师一个月的收入只有500多元。

 

不为利也不为名。在汤铁钢到九院工作的1997年,30多岁的胡海波就评上了副研究员。后来,他拿下两个国防军事领域的科技大奖,并且当选了所长。可在3年所长任期之内,他3年都没有参评更高职称,直到离所进了机关,才最终评定。胡海波告诉汤铁钢,名额有限,希望让一些老同志“先上”,他们面临退休,比他更需要职称。

 

汤铁钢本人向共享课程工作人员透露,因为作为中青年科学家来为青年学子上课,但其实自己已不年轻,为此他把白头发都染黑了,希望今后更多当代大学生投入这份爱国而忠诚的科学事业。

 

▲各校共享的思修课在直播中。

 


题图来源:新华网  内文图:上海高校课程共享中心 供图   图片编辑: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