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用艺术讲述“她们”10个世纪的成长故事

2019/8/14 8:11:42

用艺术讲述“她们”10个世纪的成长故事

“她们:国际女性艺术特展”日前在龙美术馆开幕,呈现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的104位女性艺术家跨越十个世纪的作品。展览将“她们”视为一个整体,讲述女性崛起的故事。

 

从家学传统到多元表达

 

早期的女性艺术家较少,有存世作品的女性艺术家更是寥寥无几。从南宋皇后杨妹子的《楷书清凉境界七绝》、到明代文征明玄孙女文俶的《萱蝶图》、马守真的《修竹观音图》等,在以男权意识为主体的中国古代画坛,她们的创作题材单一,创作手法受制于家学传统。她们的艺术才华如同她们的生活一样长期被隐蔽,湮没于男性主导的艺术体系之下。

 

到了20世纪初,西方文化对中国产生强烈冲击。一些女性在思想启蒙运动影响下从受压迫、受歧视的群体中解放出来,从家庭走向社会,积极参与到政治、文化活动中去,成为新一代女性。这一时期女性艺术家人数大为增长,并有部分女性艺术家授课于高等艺术院校。潘玉良的《青瓶红菊》、陆小曼和徐志摩的《书画合璧》等作品体现了这一时代的女性特色。

潘玉良《青瓶红菊》

 

1942 年延安整风运动之前,许多艺术女性因不满国统区统治、向往更自由宽松的环境奔赴延安,成为 “出走的娜拉”。她们以丁玲、白朗、莫耶等女作家为代表,这些满怀激情和理想、 教育背景良好的女性们,迅速地投入到革命事业、妇女解放运动当中。但任之玉《毛主席劳动过的地》、周思聪在“文革”时期的《长白青松》、《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等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或是倾向于如男子一般按照“红光亮”的方法来塑造,或是依照“高大全”的原则,仍沦为中心人物的配角,也成为特殊时代打上的烙印。 

 

随着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女性艺术家开始从个人的经验出发,探索符合自身的表达方式,通过她们敏感的艺术触觉去体悟生命、情感和人生意味。展览中不乏草间弥生、路易斯·布尔乔亚等当代知名女艺术家的作品。在展厅里,观众可以走上蓝色的旋转楼梯,亲身体验小野洋子的作品《去看天空》,当爬到高处时,会感受到轻微的摇晃,这种微妙的感觉也是艺术家所要表达的——人们站到高处看到天空时所付出的代价。此外,著名的“枪击电话亭”《对话》原件也在展厅中亮相,当年,肖鲁开枪所留下的两颗弹痕清晰可见。这一大胆的举动,仿佛也预示了今天女性艺术家勇于自我表达,在多元的时代下探索自己的艺术出路。

草间弥生作品

路易斯·布尔乔亚《潜伏的蜘蛛》

小野洋子《去看天空》

 

理解女性生存境遇

 

女性艺术家的时代来临了吗?在展览开幕论坛上,曾策划过多位重要女性艺术家个展的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新任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表示,从历史上来看,女性在很多领域确实比男性面临更大的局限性,但同时,全球化和文化多元化也提供了女性更多自我表达的空间。莫里斯认为,女性不应该把自己封闭起来,应当在观念、创作媒介和视野上融入一个与男性平等的全球语境之下。

 

此次展览80%的藏品来自龙美术馆的馆藏。据了解,龙美术馆馆长王薇5年前就有举办女性艺术特展的想法,并有意识地进行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收藏。今年6月28日,王薇在苏富比伦敦以68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6096万元)拍得珍妮·萨维尔的大幅方形画《转变》,打破了该艺术家的拍卖纪录,这幅画也在此次展览中亮相。王薇表示,希望通过“她们:国际女性艺术特展”,让更多的人关注女性的艺术成就,理解女性的情感世界。“在艺术领域,越来越多的女性艺术家、收藏家、策展人、学者、评论家走进了人们的视线。美术馆、画廊、艺术博览会、拍卖行与艺术媒体的女性掌舵者也声势渐起。不论扮演着何种角色,她们正在勾勒未来社会的轮廓。”

 

事实上,对女性画家作品的收藏,在中国由来已久。鉴藏家吴湖帆的收藏中曾有数量可观的女性画家作品,这与他的妻子潘静淑习画有关。吴湖帆与潘静淑合画的《临玉潭瓜茄图》也在展览中亮相。  

 

专家推荐:展览策展人、龙美术馆馆长 王薇

 

为了这一天,我准备了整整五年,辗转于上海、北京、东京、首尔、巴黎、伦敦、纽约等国内外大都市,从路易斯·布尔乔亚的工作室到草间弥生的家乡,从北京798的艺术空间到国外拍卖行,这一切都只为寻找最优秀的“她们”。

 

女性远比男性承受更多的社会压力,她们不仅要担负家庭的重担,还要迎接时代的竞争。一个社会的进步与否,往往体现在女性是否接受教育,是否得到尊重。女性的生存境遇和精神价值,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杆。我相信,本次展览会是对所有人的一次提醒——了解她们已经实现的,关注她们正在实现的,推动她们希望实现的。

 

她们:国际女性艺术特展

时间:7月23日—10月30日

地点:龙美术馆(西岸馆)

 

题图:喻红《我们俩》no.2 本文图片由龙美术馆提供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ljnjf@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