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一届发审委解雇首位委员,因赖小民案被免?

2019/10/10 4:53:02

新一届发审委解雇首位委员,因赖小民案被免?

10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公告,解除祝献忠第十七届发行审核委员会(下称发审委)委员职务。至此,祝献忠成为新一届发审委首位遭解职的委员。

 

公告称,日前,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致函证监会,申请祝献忠不再担任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委员。鉴于此,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办法》,证监会决定解除祝献忠担任的第十七届发审委委员职务。

 

图片来源:证监会官网

 

祝献忠任职近一年未审过项目  

或因赖小民案被免职

 

根据Wind数据显示,自2017年10月1日开始任职发审委委员以来,接近一年的时间里,祝献忠尚未审核过一例项目,而这一届发审委已经召开了约200场发审会。

 

分析人士指出,从证监会发布的公告看,祝献忠之所以被发审委解职,很可能是因为他华融证券董事长的职务已经被免除。

 

7月底,《财经》杂志报道,祝献忠在内部会议上被免职,其职务由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华融)副总裁胡继良接替,其被免或与中国华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有关。

 

截至8月11日,华融证券官网的公司高管一栏显示“系统维护中”,已无法显示祝献忠等公司高管信息。

 

今年4月,赖小民因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根据近日媒体报道,赖小民家中私藏现金2.7亿元(人民币,下同),重约3吨,引发舆论哗然。

 

公开资料显示,祝献忠生于1968年,江西上饶人,江西财经大学经济学博士研究生,是赖小民的同乡兼校友。2012年12月至今就职于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现任华融证券党委书记、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华融证券为中国华融子公司,其是经证监会批准,由中国华融作为主发起人,联合中国葛洲坝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的全国性证券公司。2007年9月,公司在北京正式挂牌成立。目前,公司注册资本58.41亿元。

 

“大发审委”筛选严格 

 淘汰率逾七成

 

祝献忠被解职之所以引发市场关注,除了与近期的华融系风波有关之外,也因其是大发审委首个被免的委员有关。

 

所谓大发审委,即第十七届发审委。因第十七届发审委,不再设有创业板和主板发审委之分,市场将这届发审委称为首届“大发审委”,于2017年10月17日正式履职。

 

大发审委共有63名委员,由42名专职委员和21名兼职委员组成。其中,来自证监系统的委员有33人,来自部委、高校、金融机构等证监系统外的委员有30人,接近半数。

 

具体而言,在“大发审委”中,来自证监系统的委员有33人,超过发审委委员总数的一半,均为专职委员。其中19位来自证监会、证券业协会和地方证监局,14位来自证券交易所。包括证监会发审委正局级委员、发行部副主任郭旭东,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服务三部主任陈闯,中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李东平,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管理部主任何玲。

 

来自国家部委的兼职委员有6位,其中人民银行、科技部、社保基金理事会和国资委各有1位,发改委2位。分别是: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卜永祥、发改委高技术产业司副司长伍浩、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副司长杨显武、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股权资产部(实业投资部)主任肖世君、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副司长徐晓波和国资委产权管理局副局长谢小兵。

 

还有9名专职发审委委员来自律师事务所和会计事务所,律所包括北京国枫、上海通力、北京君合、北京德恒、江苏世纪同仁,会计师事务所包括天健、中汇、德勤华永等。

 

来自券商、基金、保险资管等金融机构的7位发审委委员均为兼职。其中,来自券商的4名委员除了华融证券董事长祝献忠之外,还包括招商证券董事长霍达、国泰君安董事长王松、中金公司首席执行官毕明建。来自基金公司的委员是长城基金董事长何伟,来自保险资管机构的委员有光大永明资管总经理张辉和华泰资管总经理杨平。

 

值得注意的是,发审委此次换届历经一年多,且委员筛选严格。有分析人士指出,从第一轮80位外部候选人(不含证监会系统和国家部委、科研院所等人选)筛选出24人,到最终仅有22位外部候选人正式获聘,淘汰率高达72.5%,凸显了证监会严把发审委委员选聘关的态度。

 

关键7人摇号产生  

记名投票便于追责

 

作为《证监会》规定的股票发行核准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审委通过召开发审委会议进行审核工作。对于拟上市的企业来说,这一流程被称作“上会”,是企业能否成功上市的重要关口。

 

根据大发审委的新规则,每次参加发审委会议的发审委委员为7名,市场总结为“关键7人”。表决投票时同意票数达到5票为通过,同意票数未达到5票为未通过。

 

这7名发审委参会委员如何确定?之前是“固定班底”模式,主板审核分为三个小组,每组7人,创业板为两小组,每组也7人,不同的组别排期以审核上会项目。新规出台后,则改变固定模式,采取一次一授权,电脑摇号产生当期的发审委委员,不固定召集人、不固定组,临时组建发行审核团队,避免固定组别带来的弊端。

 

对于审核标准,接近监管层的相关人士指出,证监会将会通过发行审核问答等形式向社会公开审核标准,对于审核遇到的新情况问题也及时形成新的审核标准,以限制发审委员的自由裁量空间,审核工作要严格按照证监会的标准内容进行。发审审核过程中,将采用录音录像制度,记名投票制度。其中,记名投票是为了应对事后追责的情况,若不牵扯这一内容则会被密封交由证监会保管。

 

审核趋严 

 为注册制铺垫

 

大发审委履新以来,IPO审核明显趋严。21世纪资本研究院日前发布报告称,截至7月,自大发审委履职以来,已有79家企业遭到否决,通过审核的仅为114家。以此计算,大发审委任内的IPO通过率仅为59.07%。

 

Wind资讯数据统计,自去年10月新一届发审委履职后,先后已有26家次首发企业临上会前遭暂缓表决或取消审核,若再加上临时取消审核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的小米集团,则数量达到27家次。

 

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看来,发审委更审慎,执行高标准严要求对未来的IPO制度改革有破冰的意义,同时体现了对投资者的高度负责。意味着上市公司和券商以及其他中介机构要做足功课,企业足够优秀才能够过会。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新一届发审委上任以来的严审态势,能够有效防止问题公司上市。让符合条件的新股上市,切实贯彻落实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的方针,也能更好地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谈及大发审委与此前发审委的区别时,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中新社记者表示,发审委的审核重心逐渐转向了IPO信息合规性、真实性及完整性,并逐渐淡化了对发行人投资价值的实质性判断及背书担保,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以充分的信息披露为基础,监督发行人为投资者提供最真实有效的IPO信息,并为投资者提供最重要的决策依据。

 

董登新进一步指出,IPO财务准入门槛是客观的、死板的,不需发审委审核,目前发审委需要审核的是申报材料的真实性、完备性、一致性,在信息披露要求方面主板与创业板是完全一致的。至于具体上哪个板块,证监会不再干预,由发行人自主选择,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注册制的出台做铺垫。

 

针对发审委未来的改革,董登新认为,在通向注册制的大方向下,发行审核权最终是要由交易所负责,证监会仅进行注册备案。现在是过渡期,发审委这个组织机构还会继续存在一段时间,但是精简、放权、专业化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