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大马拉松派对有什么秘密,让纽约马拉松慢慢告诉你

2019/10/13 20:21:24

最大马拉松派对有什么秘密,让纽约马拉松慢慢告诉你

11月6日周日凌晨,美国开始实行冬令时,这让纽约马拉松组委会可以多1个小时的筹备时间。随着凯塔尼(Mary Keitany)以2小时24分33秒获得女子冠军,成为继挪威知名长跑选手魏茨之后第二位三连冠(2014-2016)选手。来自厄立特里亚的格布雷西拉西耶继去年获得北京田径世锦赛冠军后再次夺得大型马拉松赛事冠军,打破过去三年(2013-2015)肯尼亚人对这项赛事6个冠军的垄断。

 

那么,为什么只举行1天的纽约马拉松和为期两周的美国网球公开赛成为纽约最重要的两项体育赛事?为什么纽约马拉松是世界6大马拉松之一,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马拉松呢?让我们从四个方面逐渐剖析。

2016纽约马拉松的男女冠军选手。

 

 


一、一座城市:城区和历史


 

 

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主题曲中有这样一句歌词“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这或许是世人对纽约这座城市又爱又恨的真切表达。

 

作为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系列赛事之一的美国纽约城市马拉松赛(TCS New York City Marathon,以下简称纽约马拉松)在11月的第一个周日举行,因此是每年最后一场大满贯收官赛事。

 

 

 

从1970年到1975年,纽约马拉松赛充其量只是个区域性的马拉松赛事,比赛地也局限在中央公园周围。1970年第一届比赛大约只有100名观众,127人参赛,55人完赛,盖里(Gary Muhrcke)以2小时31分38秒获得首届赛事冠军。1976年,为了庆祝纽约城建城200年,在各方努力下,赛事赛道进行了升级,穿越了5个城区,基本上形成了现在的框架。从那之后,纽约马拉松赛的路线大致确定下来,在纽约五个区中穿行,比赛起点在斯塔滕(Staten)岛,终点还是纽约的绿肺中央公园。因为参与选手多,因此当选手通过第一座桥(Verrazano-Narrows Bridge)时,场面蔚为壮观。第一座桥连接纽约和这个岛,平时只允许汽车通行,比赛日则关闭,上层的两侧跑步和下层的西边一侧开放给跑者,开赛的一段时间,桥面满满当当都是人。几乎没有哪个城市像纽约马拉松那样吸引数量庞大(目前5万多)、来源众多(130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而事实上,纽约马拉松也呈现了纽约多元化、国际化的城市魅力。

 

和1897年就开始举办的波士顿马拉松相比,1970年才开始的纽约马拉松只有40多年的历史,但它的故事俯拾皆是。1976年,迪克(Dick Traum)成为纽约马拉松历史上第一位完成全程比赛的假肢马拉松选手。1978年,著名的挪威女选手魏茨(Grete Waitz)在24度的偏高的气温中以2小时32分30秒创造了女子马拉松世界最好成绩。她在纽约马拉松赛上总共9次夺得冠军,其中包括1978-1980的三连冠、1982-1986的五连冠,创造了迄今为止在一项马拉松赛事上夺冠最多的纪录。她推动了女子长距离跑及马拉松的大踏步发展。为此,纽约路跑协会(The New York Road Runners club )每年赞助以她名字命名的半程马拉松赛(Grete's Great Gallop)。

 

纽约马拉松喜欢打体育明星牌,这是丹麦网球名将沃兹尼亚齐参加2014年纽约马拉松赛,并以3小时26分33秒跑完全程。

 

1981年,阿尔贝托(Alberto Salazar)以2小时8分13秒创造了当时男子最好成绩,但后来这个成绩被撤销,名次保留,原因是距离少了150米。不过阿尔贝托坚称他跑足了全程路程,因为拥挤的人群迫使他转弯跑了更多的路。无论如何,他的事件推动了之后纽约马拉松以及其他马拉松在赛事距离的精确测量。1983年,英格兰的史密斯 (Geoff Smith )在后半程比赛一直领先,在还剩下10公里的时候他还领先1972年奥运会1500米铜牌选手新西兰的迪克森(Rod Dixon)2分半钟。但最终后者以9秒的优势逆袭战胜了他。胜利的狂欢和失利的沮丧是两人的真实写照。当然,9秒不是冠亚军的最小差距。2004年,女子马拉松比赛中,英国的拉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夺冠成绩为2小时23分10秒,以4秒的优势战胜肯尼亚的切普科梅(Susan Chepkemei),创造了当时女子比赛冠亚军成绩的最小差距纪录。1994年,男子马拉松选手席尔瓦在距终点0.7英里处(约1126米)转错了弯,处于第二位的他距离第一位有40码(约36.6米)的距离。不过席尔瓦最后一英里(约1609米)跑了5分15秒,包括他跑错的折返时间,最后以2小时11分21秒,2秒的优势夺得冠军。他也被称为“跑错路的席尔瓦(Wrong Way Silva)”。2005年,肯尼亚的特加特(Paul Tergat )在最后几米才以1秒的优势战胜南非选手夺得男子冠军。

 

菲尔普斯曾经特别助阵姐姐参加纽约马拉松赛。

 

2006年开始纽约马拉松被列入大满贯系列赛(World Marathon Majors),系列赛积分最高的男女冠军奖金同为50万美元。2007年纽约马拉松赛事是2006-2007世界马拉松超级赛(波士顿、芝加哥、纽约、柏林4个大赛)的压轴赛。不过这一年许多美国高水平马拉松选手因为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拉松选拔赛,缺席了这场比赛。肯尼亚的雷尔(Martin Lel)在获得2007年的伦敦马拉松冠军后再次获得纽约马拉松冠军。

 

2009美国选手( Meb Keflezighi)以2小时9分15秒 夺得男子冠军,这是1981年阿尔贝托夺冠后27年来的第一次。这也是世界马拉松历史上首次有4万名以上的选手完成全程比赛。事实上,有43660名选手完赛,比2008年多了5053人。

 

 

 

2010年埃塞尔比亚选手格布雷马里安(Gebregziabher Gebremariam) 第一次参加马拉松就获得纽约马拉松冠军。他在第25英里处战胜最后一位对手,以2小时8分14秒夺冠。2011年,穆泰(Geoffrey Mutai)以2小时5分6秒夺冠,打破了尘封10年的纽约马拉松纪录,他也成为第一位在同一年获得波士顿和纽约马拉松冠军并同时打破赛会纪录的选手。

 

2012年纽约马拉松因为飓风“桑迪”(Hurricane Sandy)取消,这也是迄今为止唯一没有举办纽约马拉松的年份。原因是民众有争议,纽约当时有些地方缺水缺电,但跑马拉松要消耗大量物资。不过已经获得报名资格的选手有3个选择,退款、选择未来3年(2013、2014、2015)的某一年的资格或2013年纽约半程马拉松赛资格。

 

 


二、一个人物:奠基与发展


 

 

 

纽约马拉松和弗雷德( Fred Lebow)息息相关。弗雷德1932年出生,最早钟情于网球,不过他时常感觉体力不支,而医生建议他通过跑步弥补这一劣势。于是他到经常在中央公园跑步,这也是第一届纽约马拉松在中央公园绕圈比赛的原因。弗雷德不仅是纽约马拉松的创始人,他还亲自参与跑步,他还是第一届比赛中55名完赛者中的第45名,成绩4小时12分9秒。到1994年他去世,弗雷德在30个国家完成了69个马拉松。

 

1992年,在挪威传奇跑者魏茨的陪同下,已经60岁并且患有脑癌( brain cancer)的弗雷德跑完纽约马拉松全程比赛,成绩是5小时32分35秒,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参加他首创并钟爱的纽约马拉松。除了纽约马拉松,弗雷德还创建了帝国大厦登楼赛(Empire State Building Run Up)、第五大道一英里赛、女子迷你马拉松等赛事。他担任纽约路跑协会主席20年(1970-1990),担任纽约马拉松赛事总监23年(1970-1993)。1991年,他创立了弗雷德朋友圈(Fred's Friends)这个纽约马拉松第一个官方慈善组织,筹得的善款主要用于癌症研究。1995年,弗雷德去世后,以他名字命名为弗雷德团队(Fred's Team)建立,许多运动员加入这个团队,通过比赛筹款,从而用于肿瘤研究,迄今为止筹资5200万美元。弗雷德在纽约中央公园的追思会吸引了3千人参加,是约翰列农在中央公园纪念集会后人数最多的一次。

 

 

鉴于弗雷德的特殊贡献,弗雷德2001年入选美国全国路跑名人堂(National Distance Running Hall of Fame)。该名人堂成立1998年7月11日正式开放,授予那些对路跑事业做出特殊贡献的跑者和名人。1994年11月4日,纽约马拉松比赛日,弗雷德的雕像揭开面纱,雕塑中他的手表给选手计时。2001年,雕塑永久性移到中央公园东侧的90街。不过在每年的纽约马拉松比赛日,他的雕像被移到纽约马拉松的终点线。弗雷德的贡献不只是在于他是纽约马拉松赛的奠基人,还在于他发展壮大了纽约路跑协会(NYRR,New York Road Runners)这个组织,会员从最初几百人发展到3万人。弗雷德认为,马拉松项目是业余和职业运动员同场竞技的项目,这项运动不昂贵,并且可以终身参与。他还设定纽约马拉松最低参赛年龄为18岁,不过最高年龄不设限制,媒体时有八、九十岁的老人参加纽约马拉松赛的报道。

 

 

成为纽约马拉松赛的会员,有报名参加纽约马拉松赛的优惠。例如,2011年会员只要156美元,非会员美国人196美元,外国人281美元。2012年报名费分别是 216美元(会员)、255美元(非会员美国人)、347美元(外国人)。另外,会员如果参加了纽约路跑协会组织的9次跑步活动,并参加一次义务志愿活动(9+1活动),或者9次跑步比赛外加1000美元慈善捐款(9+1K)。则可以直通纽约马拉松。当然,如果参加纽约马拉松到达或超过15次,直接直通。纽约路跑协会除了举办纽约马拉松之外,每年举办不同的路跑活动,特别是另一项小有名气的纽约半程马拉松比赛。此外,该组织每年组织有5公里、8公里、10公里等不同距离;小孩、女性、青年等不同组别的比赛,一年有40多场。

 

纽约路跑协会的商业运作能力也很强。2016年是纽约马拉松和亚瑟士(Ascis)25年合作的最后一年。从 2017 年开始,新百伦(New Balance )成为新赞助商,条件是除了前一个赞助商的每年300万美元的赞助金额,外加提供相关的装备及服务。在冠名赞助商方面,2014年,总部在印度的跨国IT企业TCS(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取代金融集团(ING)成为新的冠名赞助商,为期8年。

 

 


三、一场派对:欢乐和文化


 

 

纽约马拉松其实就是个跑者和观众的大聚会。最近几年,纽约马拉松的跑者在持续增加,如2003年有34729人参赛,首次突破3万;2008年有37899人参加比赛(尽管有3名选手因为心脏方面的问题去世);2010年有44829人完赛,2011年46795人完赛,2013年因为前一年比赛取消有50304名跑者完成比赛。2015年有49595人完赛,这一年平均完赛成绩为4小时34分45秒。

 

纽约马拉松现场观众约200万人,这一天就是跑步者和观众欢乐的海洋。有选手在比赛前结婚,也有人标新立异倒着跑。许多明星名流也来凑热闹。2003年,说唱歌“吹牛老爹”(P.Diddy)2003年参加了慈善跑,并以4小时14分54秒完赛,募得善款200万美元给纽约市的教育系统。2006年,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进入3小时大关,以2小时59分36秒获得第 868名。阿肯色州州长哈克比( Mike Huckabee) 的成绩是5小时33分43秒,他的参赛号码是110号,寓意他在减肥运动中成功减肥110磅(约100斤)。2011年,前NHL球员马克( Mark Messier)在50岁的年龄跑出4小时多一点点的成绩,殊为不易。荷兰前足球明星范德萨的成绩是4小时19分,他说跑纽约马拉松是他经历的最艰难的事情。今年的比赛,据说西班牙球星劳尔也前来。

 

纽约马拉松还体现女性化的特点。2005年,玛丽成为纽约路跑协会的新的首席执行官(CEO),她也是第一位世界超级马拉松系列赛的女性首席执行官。她推出了男女选手奖金平等的措施。纽约马拉松女性选手的占比相当高。2010年16072人完成比赛,占总完成人数的35.85%;2011年16928人完赛,占36.17%。

 

说到文化,纽约马拉松还体现了多样性的特点。美国被认为是文化的熔炉,而纽约似乎是这个说法的绝好见证。在这个城市,生活着几乎世界上所有国家和地区的移民,人们使用着近400种语言。拉脱维亚女选手吉莲娜(Jeļena Prokopčuka)2005、2006年两度获得女子马拉松冠军。2006年,男子马拉松冠军为巴西的桑托斯(Marílson Gomes dos Santos),他是首位获得纽约马拉松的南美选手。2015年,纽约马拉松参赛国家和地区超过了130个,海外选手约占40%的比例,欧洲国家中法国(2827)、德国(1700)和英国(1591)最多。亚洲的日本和中国最多。美国本土参赛选手达26687,其中纽约本土约占美国选手的20%。

 

纽约马拉松还体现了较高的业余选手的水平,暂且称为业余性。2014年在挪威全职女律师跑出2小时33分02秒的成绩,排名女子第10名。2015年日本选手川内优辉(Yuki Kawauchi)成绩为男子第6。他在亚运会和世界锦标赛都有不错的成绩,并希望2020年东京奥运会获得奖牌。有媒体报道,他的另一个目标是100次跑进2小时20分,刷新目前美国人科特斯(Doug Kurtis保持的76次的纪录)。

 

媒体是文化传播的主要途径。2013年前,纽约马拉松在纽约地区由WNBC现场直播,其他全国观众由环宇体育( Universal Sports)转播。2013年开始,ABC进行现场直播,其中纽约地区由 WABC-TV转播,其他地区 在ESPN播出 。随着科技的进步,赛事也通过网络和APP同步直播。

 

 


四、一种借鉴:服务和慈善


 

 

纽约马拉松能够吸引众多选手参加,其服务和慈善是特点。

 

在服务方面,2000年开始,纽约马拉松推出轮椅赛事,并且有盲人陪跑(醒目的黄色服装),显示了对残疾人的关爱。医疗保障方面,纽约马拉松的医疗服务世界一流。

纽约马拉松特设轮椅组比赛。

 

在高科技方面,根据媒体报道,纽约马拉松通过官方App,实时追踪20名跑者的具体位置;通过官网,可以追逐15名跑者。官网为广大到场观众和无法到场的观众提供了一份详尽的观赛指南。此外,纽约马拉松的康复保健、饮料供应、移动厕所、分区发枪、志愿者服务等等,都细致贴心地为选手考虑。有个数据说纽约马拉松起点处有1700多个移动厕所,如果属实,那么国内任何一个马拉松起点的厕所连纽约马拉松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以一个具体的案例来说,2002年,女子精英选手提前35分钟出发。这是第一次采取分区出发的措施。2008年按照选手报名时间的分时(corral system)出发开始实施,选手通过计时芯片(bib)按照净时间(net)而非枪声时间(gun time)进行排名。尽管纽约马拉松的路程牌全部是英里,但计时地毯(timing mats)每5公里一个。这主要是便于计算分段用时,选手可以了解每5公里用时。还有一个原因是每5公里计时,万一有选手打破20公里、30公里的路跑世界纪录,则有据可查。今年纽约马拉松的方阵(WAVE)分时分区发枪为上午9:50、10:15、10:40、11:00,每个方阵还有蓝橙绿三个区隔分块。这个分区发枪非常值得目前国内的大型马拉松学习。以笔者参加的今年10月30日上海和11月6日杭州连续两周的背靠背全马比赛为例,一枪起跑的这两个3万人以上的比赛,部分路段非常拥挤,影响跑者的配速和体验。

 

再以选手的小服务为例,纽约马拉松赛后,第二天《纽约时报》上会刊登完赛的跑者姓名,既可查询,还可留念。这一点国内的《解放日报》刊登上海马拉松完赛选手的“英雄榜”也有4年了。

2016上海马拉松英雄榜,由上马组委会授权,解放日报独家刊登。

 

 

慈善则是纽约马拉松的另一个特点。如前所述,除了慈善跑,纽约马拉松选手起点的外套是捐赠给慈善组织的,这似乎也成了传统,既达到慈善目的,又减轻了衣物的运输。选手的回报是跑完比赛,有一件纪念服装。

 

 

 


五、小结


 

2016上海马拉松现场。

近半个世纪以来, 纽约马拉松已经成为有精英选手、业余选手、慈善跑者超过5万人的大型赛事。最近3年,国内马拉松赛事爆发式增长,赛事数量急剧增长,但不少赛事的运作、服务以及品牌打造尚未提到相应高度。

 

其实,国内马拉松赛事也有不少可圈可点的地方。杭州马拉松今年是第30个年头,其中的故事、经验值得挖掘。目前国内马拉松的医疗保障方面,AED(心脏除颤仪)等大多成为标配,赛道救援跑者、官方兔子等精细服务都在提高。今年4月宁波山地马拉松和10月的上海国际马拉松都有盲人跑者陪跑。但是在从数量增加到品质提高方面,在局部改善到全面提升方面,国内绝大多数的马拉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纽约马拉松,或许可以成为其中一个学习借鉴的样板。

 

 

 

作者简介:

陈国强,男,上海体育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新闻传播学博士。

上海体育学院体育、媒介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公共健康学院访问学者(2013-2014)